“土豪村官嫁女”荒诞背后的荒诞

 

“差”者按

 

昨天,我们在探讨评论的角度问题时曾说及,“避重就轻”有时也是一种评论者的功力体现。恰巧,我们在新近曝出的“土豪村官嫁女”事件中,看到了国家通讯社一篇“避重就轻”得过于有水平的评论。

感谢用户“林渌”为我们带来以下文字,这也是“差评论”创刊以来,第一位为我们撰稿的用户。虽然暂时还无法提供稿费,但仍然欢迎大家向“差评论”投稿。

 

范文:幸福不在“炫”人看

来源:新华社

 

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婚礼依旧扎堆。名车开道、礼炮奏响……闪耀如明星登场般“炫”幸福,但似乎没有带来太多的美好回忆。宾客心疼“红色炸弹”的轮番“洗劫”,新人也发出“太累”“太麻烦”的抱怨。这般大搞排场、劳民伤财,图的是啥?

“连颗大钻石都没有,这个日子以后怎么过?”电视剧《大女当嫁》里的一幕道出了婚礼的“物价”。在一些人看来,丰厚的彩礼、隆重的婚礼是今后婚姻质量的重要保障。物质上不充沛、形式上没创意、场面上不热闹,似乎就意味着日后生活会艰苦不堪。殊不知,这样的想法,不仅简单幼稚,还暴露出当下社会盲目攀比、追求形式的浮躁心态。

诚然,“一辈子才一次”的婚姻需要一个隆重的仪式。但无论是古人“提亲、订婚、迎娶出嫁、闹房”等一系列程序,还是艰苦年代里“请单位领导见证”等环节,讲究的是庄重,透出的是对婚姻的慎重。而如今多数婚礼,变成了唱歌、二人转、小品、有奖猜谜等大杂烩、大舞台,能激发多少爱的见证和祝福?

一味追求仪式的复杂与新奇,幸福也成了负担。为了与人攀比,要求讲排场、晒幸福、撑面子,最后只会苦不堪言。与其“强撑着”策划一台婚礼大戏,“炫”幸福给别人看,倒不如办个朴素大方的婚礼,给自己和亲友减负,在轻松中见证并创造幸福。几十年前,一张结婚照,一对暖水瓶就能结婚过日子,不也成就了许多幸福人家吗?

 

北京的土豪村官这几天火了。因为嫁女儿嫁得隆重了点,在媒体连续地追踪报道下,朝阳区纪委责成其所在的乡党委依据“相关法定程序”,“罢免”其作为村委会副主任一职。同时,调查组称“暂未发现其动用公款公物操办婚礼,将继续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

但即使是该“暂时”的调查结论还未出炉的8日,新华社已对此事以及“公婆送百万现金作彩礼”等事件配发了评论。但一个国家通讯社对于此类事件的解读竟然是“这样”的,让我十分震惊。

在讨论马林祥嫁女事件的性质之前,我认为必须先搞清楚马的身份与背景。可惜我无法去清河营村第一线调查,但通过《新京报》的报道,至少明确了一点,马不是党员。

其次,马是怎么“上台”的。如果说中国还有一个地方有可能已经实现了“一点点”一个叫做“民主”的东西,那么应该就是“村”。在许多农村,村官是“票选”的。换句话说,第一村民们手中有票,第二这张票是与选举结果直接相关的。马是不是票选的我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十分重要。

明白了这个背景,我们可以重新审视马林祥嫁女事件。此事中有两个关键点尤为值得注意,其一,婚礼费用的来路是否合法;其二,定性早于调查,还是调查早于定性。

第一点,是事件的核心,但调查难度很高,因为还牵涉到无官无职的亲家;第二点,是罢免处理是否合法的前提。可惜,事件的核心至今(9日晚)仍是一笔糊涂账,除了没有“动用公款公物操办婚礼”之外一无所知。第二点却是明确的。本次事件的风向,一开始就是明白无疑的:痛打土豪。当“调查仍在继续时”,他已经下台了,反证了他“犯了事”。

可是,他犯了什么事呢?看来看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作为基层领导干部,嫁女太奢侈铺张高调了,不仅搞到了国家会议中心,光摆酒前后就花了180万,简而言之,违反了中央的禁令、损害了国家干部的形象。

此时,马“怎么上台”的重要性便显现出来。根据201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或者三分之一以上的村民代表联名,可以提出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的要求,并说明要求罢免的理由。被提出罢免的村民委员会成员有权提出申辩意见。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须有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过半数投票,并须经投票的村民过半数通过。”

从中可以看到,村官的罢免是有严格程序的。正因为村官是民主票选的,因此提请罢免的主体也是选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马祥林即使被证实是用来路不正的钱嫁女,丢的也是选民的脸。纪委在此时出场,既荒诞、又令人浮想联翩——莫非老马原本就是违法上任的?

厘清了这些问题,回过头来看新华社的这篇评论:“而如今多数婚礼,变成了唱歌、二人转、小品、有奖猜谜等大杂烩、大舞台,能激发多少爱的见证和祝福”一句几近令人失语。

相较于马家婚礼的排场与其中可能暗藏的腐败,我以为舆论导向无视监管程序中的违法与漏洞以及监管流程中明显的“有罪推定”倾向,更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种错误如果不纠正,即使再抓一批贪官,我们的监督系统仍然是病态的,一个病态的系统只可能带来更多荒诞。

事实上,我对土豪究竟有没有违法根本不敢兴趣。此事中真正令我毛骨悚然的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献媚、攀附,以及毫无节制的道德绑架与攻讦。中央的八项规定是一个好东西,它在法律之外为党内另立了一套监督的标准,其威力至今已有目共睹。但是,八项规定所指向的乃是“三公消费”,与个人的消费行为毫无关系。

我相信,在这样那样的规定、这样那样的导向之前,永远有一样东西是至高无上的,那就是人自身的合法权利。这种权利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由:支配私人财产的自由,简单生活的自由,奢侈生活的自由,花钱的自由,抠门的自由,庸俗的自由、高贵的自由……或者说,除了法律所禁止的一切,人拥有按照自己意愿行事的自由。

在村官嫁女的事件中,倘若要以违反防腐禁令来罢免他,那么这个禁令必须明确规定“奢侈”与“正常”的边界,甚至具体到详细的金钱额度,否则一切“处理结果”都不是以“法”为依据,而是以“舆论”甚至以执法者的个人意志。

我盼望这样一个社会:人们(包括官员)能够毫无恐惧地支配合法所得,没有人关心你是奢侈浪费、还是艰苦朴素;没有人会对你的婚礼是表演了二人转还是有奖猜谜说三道四;更没有人会粗暴地将寻求物质上充沛的婚姻评价为“简单幼稚”。在这样一个社会中,自由与权利,才不再是水中之月。

 

编后

 

昨晚,作者林渌和我说要给差评论投一则稿子。今早,我看到新华社的这篇评论,心中也是一惊——对这个话题性很强的新闻事件进行评论,何至如此避重就轻。没想到,林渌要“差评”的也正是这则稿子。

但原本我以为,她会对“土豪村官”的来源是否合法进行追问,想必这也是绝大多数人更为关心的。又一次没想到,她所评论的又比我所估计的高出了一个层面。

作为“差评论”的主持者,个人觉得这则评论立意颇高,十分难得,但未必会和大部分用户的关注点重合。这可能是因为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公众的主要关注点、次要关注点也会不同,也会互相转化。

但我仍要说,这是一则好的评论,已经到达了个人自由的层面,并由此进行了程序正义上的追问。如果再往上一下,便是《发条橙》所探讨的“我们有没有权利做坏人的自由”。


感谢您关注“差评论”。

本栏目由上海最专业的回忆录撰写服务者——丁凝工作室出品。

丁凝工作室为您留下对晚辈永久的叮咛。

服务热线:13918101338 021-56152926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