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凭什么普查DNA?

范文:“5000人验血”,执法底线失守

来源:扬子晚报

 

今年以来,山东滨城区发生38起学生宿舍盗窃案。为抓小偷,“尽快破案,排除学生间误会”,当地警方决定对滨州学院5000多名本科男生全部采血验DNA。

根据公安部门的说法,之所以实行采血的侦查,情理上是为了“尽快破案”,法理上则是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情理上当然无可厚非,那就从法理上讲,在刑事诉讼法中,确实有这样一条规定:“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对人身进行检查,可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等生物样本”,那么具体到这件事上来说,如果要对学生进行人身检查,是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前提的,那就是学生们要么是被害人,要么是犯罪嫌疑人,这5000多名学生,显然不能全是被害人,难道可以全部作为犯罪嫌疑人吗?这5000多名学生显然不可能全符合犯罪嫌疑人身份,公安局哪来的权力实行DNA侦查呢?

公安部门为了破案,罔顾法律基本常识,简单而粗暴地采血全体男生,这不仅仅是浅而易见的执法犯法,同时也是对学生人身权利的侵犯,是执法中必须恪守的底线沦丧和失守。作为执法机关,最起码的要求,应该是依法,应该对权利的敬畏。把破案建立在粗暴的集体验血上,不仅无法体现执法的英明和霸气,只能把执法中的懒惰和无能暴露无遗。

 

记得前天说过“想得太多和知道的太少”,知道的少一方面是因为评论作者本身对话题的了解不够,同时也往往是因为新闻当事人尤其是政府部门信息披露太少。

比如这期全校“普查DNA”事件,校方称是信息采集,警方称是为了破案——到底怎么回事儿?即便新闻不说,评论员也该问上一句。退步一说,即便是为破校园盗窃案,那么被盗物品的总价值是多少呢?性质恶劣到什么程度呢?这些似乎也应该进行追问。

我们知道,验DNA成本不菲,如果是个人自费动辄便是上千元,即便是警方的行动,一次性检测5000人,成本价据说也要50多万元。那我们应该再追问一下,警方在使用实际由纳税人承担的办案经费时,有没有一点经济概念,有没有一点成本—收益核算的意识?

难怪有人要调侃,这样耗费巨资兴师动众,哪像是办案,更像是在给某位“大咖”找儿子。至于学校有人被杀了,有人制造生化武器之类的传言更是不胫而走——“谣言式”的调侃,又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此事件中政府部门对于信息的披露太少,所以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说句玩笑话,如果总案值不到50万元,那还不如把这笔检验费直接“分”给失主来得有意义。即便总案值超过50万元,那也只能证明警方披着高科技外衣办案背后的无能——不能用成本更低、更简单有效的方法来破案,只能用土豪砸钱的方式换取破案率。难怪也有人调侃,真不知道现在没有探头,警察还会不会破案子?

可是,以如此苍白的刑侦能力,真的能确定,案犯一定是在这所学校的5000名男生之中吗?砸了50万下去之后,警方也没告诉大家一个结果——案子破了吗,犯罪嫌疑人是这1/5000吗?

在新闻评论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现实层面的制度真空和缺位。制度和法律常是评论写作中的“终极走向”——虽然这有时也是评论写作的悲哀。

对于检测DNA的问题,范文中所写的,逻辑上有其道理,但援引刑诉法,要在法理上完全证明其“执法犯法”,似乎仍嫌不够充分。警方的做法虽然武断荒谬,但在事实上就是把这5000人都当做了未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

个人认为,说公权力犯规,不如论证私权利受到侵害,如能把警方行为对于被检者身体权、隐私权的侵犯说清楚,论述或许更妥帖。在明确私权利收到侵犯的前提下,我们才好叫停公权力的肆无忌惮,再说说怎样给它们做做规矩。


感谢您关注“差评论”。

本栏目由上海最专业的回忆录撰写服务者——丁凝工作室出品。

丁凝工作室为您留下对晚辈永久的叮咛。

服务热线:13918101338 021-56152926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