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和市场化夹缝中的孙杨

范文:孙杨只是奥运冠军

来源:羊城晚报

 

按照中国体育的标准,孙杨不是一个“合格”的冠军。从李宁到邓亚萍再到刘翔,中国的奥运冠军标准模式是:运动成绩出色,场外不惹麻烦,不仅是运动偶像,还必须是道德偶像。最重要的是,所有奥运冠军都必须满足一个标准:听话——听组织的话,听教练的话。不听教练话的奥运冠军也有,如陈静,如王军霞……

孙杨显然是与前辈完全不同的奥运冠军。在泳池里,他可以让欧美选手难以望其项背;但在生活里,他却是一个“刺头”。他可以因为谈恋爱而与教练闹翻,可以不听组织的安排要求换教练。世锦赛的金牌可以成为护身符,但这一次孙杨无证驾驶事发,各项处罚几乎在第一时间到达,处罚的力度与速度非常罕见。显然,处罚并非只是针对无证驾驶,板子一直在举着,只需要一个落下的机会。

在媒体,讨伐孙杨之声四起,谈恋爱、不听教练话的老账全部被翻起。这是典型的从捧杀到棒杀的实例。

对于更多的中国人来说,还无法接受一个体育偶像在道德上的不完美。我们心中的奥运冠军都应该是百分百的好孩子,都应该是少年儿童的榜样。其实,大部分体育明星只是在赛场上远超平常人,回到生活里也不过是普通人。对于大部分的体育明星,我们在赛场上欣赏他们就好,没必要强求他们成为道德标兵。否则,我们累,他们更累。

回到孙杨的身上,哪怕过去一年里经过这么多的风波,他的运动成绩并没有下降。天才如菲尔普斯,在成功之后也有放纵与迷茫,屈从于内心的欲望原本就是每一个普通人的本能,我们又何必过分强求孙杨。

他们只是冠军,不是完人。

 

作者说的没有错,对于一个奥运冠军,我们何必过分强求孙杨场外的表现。但凡事毕竟是有是非标准的,孙杨毕竟是错了。即便不苛责孙杨个人,对于一个赛场外如此失败的奥运冠军,反思又怎会没有必要?

有人说孙杨个人需要好好检讨。有人说是孙杨的新女友坚持报警才害得他最终锒铛入狱,所以“孙杨不怕赛场上神一样的对手,只怕豪车里那个猪一样的女友。”看到《新民晚报》高兴老师写了一篇很不错的评论,分析了孙杨的母亲杨明在儿子的成长中,扮演了一个糟糕的角色。

这些说法都有道理,但能否再深入地挖掘一番?

我们应当正视,对于游泳这样一个并不市场化的运动项目,孙杨仍然是“举国体制”下造就的“英雄”。

举国体制有其光鲜的一面,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名列金牌榜榜首,可谓其巅峰之作。但举国体制更有可怕的一面,当年东德体操队为了提高运动成绩,逼迫女运动员不断怀孕打胎便是最好的例子。

举国体制也有着对于运动员人格塑造扭曲的一面。否则,以孙杨这样的年纪怎会连开车先要考驾照都不知道?否则,孙杨如果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商业价值,会鬼迷心窍找一个比自己大5岁的女友——至少我觉得大部分“理智”的人不会这么做。

包括孙杨的母亲杨明,她到处斥责媒体“我儿子是要出成绩的,你们不能这样臭他”,这不也是举国体制下必然导致的思维模式吗?

举国体制下所成就的运动明星,往往都会进入某种特定的模式。姚明固然有不太好笑的“姚氏幽默”这一个性标签,但他即便被篮协剥削去了大量财富,也不敢多少一句。就连当年离经叛道的前辈王治郅回了国,也是一副低头做人的样子。又或者刘翔,两次在奥运会上退赛,饱受体育迷的诟病,但他有胆量公开向“刘黑”们叫板吗?

为什么看似风光的体育明星内心如此弱势?表面上看,举国体制握有对于他们生杀予夺的大权,更深地来说,他们所取得的运动成绩是靠纳税人的供养堆砌起来的。

所以纳税人门也已“觉醒”,为了国际赛场上多拿几块金牌争争面子,要投入老百姓这么多的血汗钱,值得吗?如果真投在顶级运动员身上倒也罢了,更多的钱砸在金字塔的塔基上了,甚至干脆被体育局这样的机构“三公经费”糟蹋掉了。

的确,你可以说,市场化道路已经走了许多年,但并非所有的体育项目都有较高的市场接受度。所以,那些不能市场化的项目,仍在政府包办之下。即便是游泳这样的大项,即便作为中国男子游泳第一个奥运金牌得主,孙杨的号召力不会比姚明、刘翔差太多,但这项运动项目还是需要包办的。——其实,在世界第一运动强国美国,很多明星运动员也过着颇为清苦的日子,成功之前的投入、辛酸更是一言难尽。

所以,孙杨这样一个人物就必然成为处在“举国体制”和“市场化”夹缝中的一个角色。成名之后,他觉得可以嚣张地过自己的生活,但却被各种领导和教练所掣肘。他一定会想:如果我是完全父母培养出来的,那现在朱志根让我不爽了,我立马就可以炒掉他——可惜他不是,他的成功首先还是举国体制的产物。

我们总感慨中国缺少像“坏小子”阿加西那样有个性的运动明星,但真正有个性的确实难以在这片土壤生存。孙杨的“学坏”大概是在成名之后,即便如此,当个性明星真的出现了,大家又觉得无法接受。

这时我们也许会想起李娜。“五朵金花”当年是拼了命才逃出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的魔爪的。花钱“买断”了国家的培养之后,经历过风霜的李娜,个性得如此有尊严,也才赢得了今天这样的成绩。

同样,国外那些有个性的明星是有底气和有底线的——一个人知道自己可以达到的商业价值是多少,能让自己和父母妻儿过上怎样的日子。他更清楚,如果自己的公众形象被毁了,比如泰格·伍兹那样,自己的直接经济损失究竟是多少——一切后果都只能自己一力承担。

但举国体制下长大的孙杨大概并不清楚。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我曾经认识的一位运动员——申思。最近,大家在青浦监狱的表演上看到了穿着民族服装的“金左脚”。申思的堕落当然有其个人原因,但他所处时代就是足球从专业队向市场化过渡的时期,旧的体系被打破,新的规矩还未建立。就像专治刚被打破、民主尚未建立的台湾,陈水扁曾经是当之无愧英雄,最后沦为了让人扼腕叹息的囚犯。

所以说,孙杨的东窗事发,固然应当检讨自我,但他就和申思一样,是举国体制和市场化夹缝中,必定会产生的这么一类人物。在这样的转型期,场内内行场外外行的孙杨不会是最后一个。


感谢您关注“差评论”。

本栏目由上海最专业的回忆录撰写服务者——丁凝工作室出品。

丁凝工作室为您留下对晚辈永久的叮咛。

服务热线:13918101338 021-56152926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