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的汪峰还记得《春天里》吗?

范文:“帮汪峰上头条” 你凭什么帮?

来源:法制晚报

 

国内某些媒体和微博、公众,在面对和报道娱乐事件时,已经开始彻底“狗仔化”,毫无底线可言。

这次汪峰事件,其实也同样如此。所谓的“狗仔化”,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本来是传播事件的媒体和旁观者,变成了事件本身的介入方,参与当事人的事件,甚至中断娱乐事件,改变娱乐事件本身的发展轨道。这是非常可怕的。这不仅仅是我们过去媒体被批评的单纯地凭空“编造”、“捏造”故事,而是直接参与、影响和制造故事。

“汪峰的躺枪”也是这种“制造故事”的例子之一。当事人根本丧失了主动权,反而是被媒体通过编排几次巧合所制造的故事带着走。“帮忙上头条”的“帮忙”二字,最典型地反映了这种越权“制造”故事的典型特征。今天的娱乐大众,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得到明星的签名照,甚至也不满足于看到几张曝光的独家照片,而是试图参与当事人的生活,冲入舞台的中心,抱着当事人、指挥当事人、编排当事人。

 

先从新闻的角度来说这则评论的问题。“帮汪峰上头条”和“拦车拍王菲”有着本质区别,毕竟不是直接干涉当事人的生活,更不会造成车毁人亡的危险。至于间接影响,客观说肯定是有的,但这难道不是作为公众人物必须担负的“成本问题”。

前面还看到一则不错的评论,说汪峰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帮他上头条,因为无论章子怡是否改名叫“章头条”,“头条”本身的概念、形态都已经颠覆了。以前直接决定头条的是版面编辑,背后是一套媒体人熟习的新闻判断。

在当下,对于“头条”是什么的新闻价值已经变化了,“头条”产生的过程也已经不是个别媒体人自以为是的评判,成了所有新闻的关注着、参与者(新媒体时代需要用户对于新闻的参与,由此可进一步为《法制晚报》的这则评论归谬)共同用脚投票的结果。

 

至于汪峰本人,我也还是想说几句。其实我几乎没有接触过摇滚音乐,直到几位摇滚歌手周晓欧、郑钧、汪峰最近先后成为娱乐节目的评委和参赛者,才有了被打动的感觉,深深为自己在二十岁的时候错过摇滚而遗憾。

虽然很多人诟病汪峰的发型“在我们家楼下8块钱吹一个”,但从作品、从谈吐,他确实有可爱之处。即便他曾经离过一次婚,个人觉得还是可以宽容——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离过两次婚的男人是草——直到第二次婚变的消息传出,总该对他失望了。

记得好声音决赛上,差桑还根据真实场景写了个段子。张恒远说:“我最要感谢的是汪峰老师。他教会我,要唱好歌,先要做好人。”此刻,汪峰心中大概在想:“NMB,能别说了吗?”幸好主持人华少出来抢白:“谢谢张恒远!”大囧的汪峰才长舒一口气。

婚变之后,与章子怡传出绯闻也好,在演唱会上深情“背诵”了一段800多字的长文向“国际章”表白也罢。许多人虽然暗暗觉得这可能是一种欲说还休的炒作手段,但也还怀有一丝可有可无的“希望”——人家也许是真爱吧。

但几天后,这个“连环计”的拙劣还是露了马脚。汪峰出专辑了,但在接连与王菲离婚、恒大夺冠撞车后,又被吴奇隆刘诗诗恋情曝光、杨幂刘恺威结婚等“打压”了下去。虽然后来出了“帮汪峰上头条”的热闹,但这是网友的民间智慧,汪峰的幕后团队一定还没有这样的智慧和水准。

其实,重点不在这每一个时间点上的横向对比,而在汪峰个人行为的纵向比较——离婚、表白,最后立马急吼吼推出新专辑。

所以,在这个时候,汪峰与章子怡是否真情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是互相借势固然可耻,但若是拿真感情出来“玩”然后促销专辑,岂不更卑劣?

娱乐圈就是个染缸,更有其自己的一套所谓规律。按照这个标准来看,汪峰的做法似乎也无可厚非。

可是,此刻差桑要把话说回来了——我们为什么会有点喜欢上汪峰?因为摇滚的音响背后,是叛逆的气质,是粪土一切的傲骨!

汪峰,这些你还有吗?在这个瑟瑟的秋天里,已经走入人生秋天的你是否还记得有一支叫《春天里》的歌?它是这么唱的: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 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感谢您关注“八卦‘故’事”。

本栏目由上海最专业的回忆录撰写服务者——丁凝工作室出品。

丁凝工作室为您留下对晚辈永久的叮咛。

服务热线:13918101338 021-56152926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