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日评说投毒案和恐怖袭击

今天有两件大事,一个是复旦投毒案的二审宣判。

按照我们的“国情”,像这样一个全社会关注的大案,“翻盘”的可能性等于0,甚至连约等于都不是。很多人对被告人林森浩充满同情,但到此刻,我们必须承认,他被处于死刑只是时间问题。

但这个案件不应该只是被作为一个单点事件就事论事地来看待。

我写了一段话说:

 

作为一名曾经的政法记者,笔者有过许多次旁听刑事案件的经历。除了完成报道,每一次听审也是一次心灵的洗礼——作为旁听者,时常会忍不住对被告人产生某种程度的同情——他确实有罪,但也许只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的一念之差成为了阶下囚,甚至很多错误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犯的。又或者,被告人本身固然有罪,但在社会层面来看,犯罪行为的背后,又存在怎样的客观原因呢?

所以,笔者曾经想过,如果更多的人都有机会旁听一次刑事案件的庭审,也许也可以起到预防自己“一念之差”的作用。同样,对于每一个业已发生的案件来说,除了惩戒犯罪者之外,更大的价值应该在于如何亡羊补牢地破除案件发生背后的每一个“诱因”。

就比如说,在“复旦投毒案”后,各个高校、科研机构有没有严格进行危险品的管理?教育者有没有充分注意到,脱离了灵魂的打造仅仅专注于“技术”的培养,可能造成怎样可怕的结局?

 

但我想说的还不止这一点。也许若干年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个案件会有其更大的意义,不在于猎奇式的“投毒”,甚至不在于“亡羊补牢”,而在于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死刑是否应该废除”的问题。

所以我今天还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说:

 

所谓人心隔肚皮,庭审只能质证却永远无法还原被告人当时的真实想法(林森浩的作案动机到底是杀人还是愚人,只有老天和他本人知道)。说公正的判决,就是大部分人能接受的判决。我相信大部分人如果听过刑事案件的庭审,都可能同情任何一个案件的被告人。死刑的废止,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但在当下,我们的社会发展还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今天的另一件大事是法国《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其实,这和“死刑废止”一样,事关普世价值和文化差异。

对此我也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说:

 

我接受到一种观点认为,言论自由是没有边界的(因为只要有边界就意味着有审查,有审查就必然导致任意的审查),但这是对普通人而言,公众人物尤其政客另当别论。所以政府可以谴责某些文艺作品,但禁止即属违宪(米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但在另一些国家或者文化体系内,人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一点,甚至以暴力相报复。这就是文化的隔膜。而广电总局的审查似乎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中间模式……

 

然后有位朋友表示赞同说:“我想广电总局也是从后者进化而来,目前不是蝌蚪也不是青蛙,属于变态。你觉得隔阂会永远以这样极端的方式存在吗?”

 

我的回答有点答非所问了。隔阂是否可以消除我真的没想清楚,但最近一系列“抹胸”、“动物不许称斤(成精)”(如果不是被恶搞出来的话)的动作,已经体现出总局正阔步走在自我妖魔化、疯狂化的康庄大道上了。


评论
热度(3)
  1. 无语天涯差评论 转载了此文字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