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拿“富人区”、“穷人区”说事儿

 同住一小区,相煎何太急。在广州白云同德围的翠悦湾小区内,由于同一小区内有一片解困房,“富人区”物管及业主单方面修了一道铁丝网围墙,不让“贫民区”业主共享小区公共配套。近期又有住户集中投诉,而官方几次出手均未果。(12月24日《南方都市报》)

 看到新闻一出来,网上就有评论,比如《富人区修铁网阻穷人 让人愤懑》。其中写道:


 此次“铁网风波”中,“政府早就认定铁网是违建”,“街道办曾组织各方开会,让开发商及物管公司先行拆除铁丝网。”但吊诡的是,仅仅因为“富人区”的抵 制,政策规定统统化为“绕指柔”,如同“柏林墙”一般的违建铁网,竟然屹立半年未被拆除。当公权力无法一碗水端平,忘却“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主 旨,碰到权贵阶层便刚性与权威不在,甚至有着“被招安”的意思,有形铁网的霸道出现,也就不难理解。

 公权力的此番失灵并不可怕,毕竟产生的不良影响尚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也有着纠错程序在、不难纠偏,可怕的是那种缺乏纠错程序的无形“铁网”。譬如户籍制 度、所谓的社保双轨制、收入分配制度等,给人明显的不公不正,让人产生很大的“相对剥夺感”,但由于制度规定有着历史性、稳定性、合法性等特点,短期内无 法被矫正,一时难免让人生出无可奈何之感。而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正是因为有此类无形“铁网”的存在,那些有形铁网才会不加掩饰地粉墨登场。

 庆幸的是,伴随经济社会的发展,无形“铁网”正在被渐渐拆除,户籍制度已经松绑、收入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养老“双轨制”也是有望终结……但值得一提的 是,由于无形“铁网”存在已久,难免有着制度惯性,而由此产生的消极影响也是难以一时消除,故而,不管是破除无形“铁网”,还是拆除类似的有形铁网,仍旧 任重而道远。就此次“铁网风波”而言,当地有关职能部门应该严格依法依规处理,拆除违建铁网,纵使遭遇强硬抵制,也应“有所为”,哪怕是“厘米级推进”, 绝不能让“贫民区”业主独自战斗,任由霸道的铁网存在。


说实话,新闻报道中“富人区”、“柏林墙”的叫法太夸张了,这位评论员一看到贫富矛盾,也太过激动以至于缺失了理性,最后不知道扯哪儿去了。

差桑其实想说:


 媒体报道时,将此事称之为在小区内隔出了“穷人区”、“富人区”,甚至把这道铁丝网比作“柏林墙”。这么说实在太言过其实了。住得起商品房的就算是富人了?也只是买得起房的普通人,未必谈得上有多富。

 再仔细分析媒体的报道,可以发现隔离的问题并不是由贫富引起的,而是规划引发的。这一片空间的大约1/4属于金德苑西区,有十多年房龄。后来,广州市土 地开发中心将其余3/4卖给了翠悦湾的开发商,这是造成日后“隔离”的潜在原因。而且,这两个小区所在的街道工作人员在受访时也说了:“根据物业部门规 定,同一小区的情况下,不允许两个不同的物业公司共同经营。”但卖地时为何主管部门没想到?

 另一方面,翠悦湾小区里有商品房部分,也有“解困房”部分,这应该不会是开发商的主意和所能拍板的事情,恐怕是与政府部门之间有一定的协议,这还是在帮 某级政府完成“经适房”建筑面积的指标——但小区毕竟不是大学,搞“混寝”是否合理?此外,同一个小区,商品房和解困房的物业费收费标准相差了两三倍,也 许是符合物业规定的,但是如何预防和处理商品房业主可能的不满,这个问题在规划时考虑过吗?

 所以,造成“贫富隔离”这个结果,是否还要首先在政府部门身上找找原因呢?

 当然,这个铁丝网被认定为“违建”,而且翠湖苑开放商的土地购置合同中也写明了“中心花园不得分割”,所以于法于理它是应该被拆除。

 但这是开放商和物业方面的不当行为,而所谓“富人区”的业主即便有“保”铁丝网的想法也未尝不可理解——被指责多占公共设施的同时,他们确实在多交物业 费;被指责侵占了“穷人区”的地下车库,但是否也能追问一句:有钱买车、养车的人是否能达到申请“解困房”的标准?还有,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他们如果 担心一些同小区的“解困房”住户文明程度不高,也算人之常情吧。

 归根到底,这只不过是一起和违章搭建有关的普通物业纠纷,但能够引起如此关注,就是因为“穷人区”、“富人区”的字眼足够吸引眼球甚至触目惊心——这是比那道有形的“柏林墙”可怕得多的事情。

 人们因其不同的经济条件、社会地位进入不同的阶层是一种必然结果,但这并不必然导致“隔离”甚至“仇富心理”。但如果社会公平缺失又没有足够的机会,个 人所属的阶层不可能向上或者向下流动,所谓“富人”和“穷人”被固化,就必然指向分属不同阶层的人彼此隔膜、对立甚至仇视,这会让整个社会凝固、失去活 力,并且在内耗中损失巨大。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