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评弹“新编书”的两点商榷

作为传统艺术,苏州评弹老艺人们留下了众多经典书目,但纵是演员们常说常新,如果说来说去总是今天《珍珠塔》明天《玉蜻蜓》,也难免让听客们产生“审美疲劳”。于是一些“新编书”应运而生,相比“传统书”确实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新书”题材分布的领域很广,既有古代武侠、疑案等题材,也有“清宫戏”,民国乃至建国后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也有涉及,其质量自然也有参差,有的让老听客颇为“买账”,但也有一些反响平平。
真的只是因为老年听客的习惯使然?据笔者观察,“新书”的创作演出中似乎也存在一些值得商榷之处。如苏州评弹团司马伟多年来先后创作了《皇太极》、《多尔衮》、《慈禧与恭亲王》等多部“清宫书”,其中讲述大玉儿劝降洪承畴的“庄妃夜访”等折着实精彩,但如果在书场里观看长篇演出,时间长了却难免产生倦怠之感。其原因或许在于,在剧本编写时,“二人对话”的场景设置过于频繁,表现形式也基本是对话、对唱辅以解说人物的心理活动。虽然这是一种经典的舞台表现手法,但如果只是密集地切换不同人之间的私密对话来推动情节,恐怕效果也未必理想。
若要避免这样的情况,不妨借鉴传统书的一些表现方式,多一些场景铺排,多一些细节的刻画,甚至学习一些“弄堂书”,多一些多人的场景,气氛可更热闹,既可以制造发噱的“笑果”,也使书情的发展有了节奏的变换,产生“一张一弛”的表现效果。
除此之外,“新书”创作似乎还需要注意场景设置的问题。如最近上海乡音书苑先后上演《蒋氏夫人》、《汪精卫》等书目,不到一个小时的书情,场景切换往往多达七八次,这样的表现方法或许就是人们俗称的“流水账”。虽然评弹是以说唱为主的艺术形式,场景间的切换不需要更换布景,但毕竟也应该遵循舞台演出的共性规律。频繁的场景变换,一方面说明创作时对每一个具体情境的挖掘还不够深入,另一方面也很难让观众产生身临其境的“入戏”之感。
所以,一些琐屑的情节不妨舍弃或者以说表简单介绍一笔带过,另一方面创作者也要有将场景“归并”的意识。如果两个场景之间时间间隔不大,前后之间又有因果或者伏笔的关系,不妨将之合并为“一幕”,并用人物回忆等方法实现“时空穿插”,不但减少了场景的频繁变换,也可以使每一个重要的情境越发深入,更使评弹观众感同身受。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