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请辞硕导的“私塾”忽悠了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前两天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因在体制内“煎熬忍耐忍无可忍”,将请辞“硕士生导师”,而打算开办一所私塾书院。他还表示届时要拜入他的门下,必须“行跪拜礼,且与其父母签约,方得入门”。

黄震的“火”实在太理所当然。首先,对当下的教育状况,真的不缺少关注、质疑甚至不满,所以每当有人抨击现行教育制度,总会赢得关注,每当有人表达“办书院修国学”的意思时,总能赢得一些掌声。其次,行跪拜之礼,自然也是会引发极大争议的,一定会有“喷子”批评“封建遗毒”,而黄震则说这只是为了表达“尊重知识”。

然而,就在众网友为“跪拜”问题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笔者却发现,黄震本身在其微博上对此事已经给出了一些被媒体忽略的说法——融合中西;众筹办学理念,众筹中外名师,众筹有志学员,众筹私塾场地,众筹运营经费,众筹教学课程……至于这位硕士生导师本人,虽然所担任的职务包括教授、所长、总编辑、首席专家甚至慈善机构副秘书长,但他的专业和本行则是金融法。黄震甚至在微博上介绍了一位他的“入门弟子”,此人现在是一家投资公司的CEO。

看了这些“新闻背景”,你是否还会认为——黄震要办一家恢复旧制、类似岳麓书院的传统国学“私塾书院”吗?

显然,这则新闻的“卖点”不过是黄震借用了“私塾”、“书院”这两个“旧词”,而且他还解释说“行跪拜礼”的对象是先贤,而非他本人。无论当事人给出这些说法是否别有用意,但稍微推敲就能知道,这真的不是一件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而且基本和“国学”无关。

当黄震教授有意无意地抛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私塾书院”概念,就像是一场重现性相当高的实验,习惯性地引来了不少亢奋的围观者。以后还请媒体不要轻易将这样的事情拿出来,当做复兴“国学”说事儿,以后更不要因为过度热衷“国学”,为一些或有不良居心之人做了免费的广告。


评论
热度(2)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