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变性无关乎道德

 

曾因“背着母亲上大学”而闻名的全国道德模范刘霆,日前宣布将接受变性手术,他日将成为“女儿身”。

笔者浏览了网友对这则新闻的评论,可喜的是大部分人的态度是支持和祝福,然而对此“另眼相看”甚至攻击谩骂的少数人仍然存在。

人们非议刘霆的原因有许多,第一肯定是少见多怪。医生说刘霆是得了“易性病”,其患病概率为十五万分之一,确实算是罕见,但投射到全球几十亿人口的范围内,绝对数量仍然大得惊人,其实不足为奇。

也许是一个普通人变性,大家也并非不能接受,但“全国道德模范”就另当别论。所以,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变性到底是否与道德有关?

关于刘霆的情况,我们必须相信专业意见。2013年首次求医时,医生给刘霆开出的药方是:“听从自己的内心,可以穿女性衣服,以女性的身份生活,这有利于现阶段的心理健康。如果选择变性,越快越好。”既然这是专业人士的建议,那么它肯定是科学的,恐怕也不存在什么道德风险,至少不是不道德的。

其实,在人类社会中,所谓伦理、道德本身就是不断发展和扬弃的产物。比方说,若干年前,男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妇女必须恪守“三从四德”被认为是道德的,现在我们还会相信这样的道德文章吗?试管婴儿技术诞生之初,同样被很多人认为是有悖伦理的,但现在它却成了许多不孕夫妇的福音。

道德绝不是凝固的,尤其是社会发展越快,道德的变革越大,而身在变局之中的人们对变迁的事物有争议,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当然,有些人还是不认同道德模范变性的选择,甚至无法完全接受这样的“道德标准”,但是切记不可人身攻击。

刘霆说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被树立为模范,一定要压制内心改变性格的冲动。这样的胶着恐怕是一种旁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如今,他迈出了这一步,当然是勇敢地与另一种想法较量中获胜的结果,更是社会宽容度提升的“风向标”。

大家已经意识到,所谓模范,本不必是“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只要大德无亏,那些“感动中国”的人们在生活中尽可以是各式各样——可以木讷,可以活泼,甚至可以有点小脾气,有点小小的“坏脑筋”,这些都不会也不应该被求全责备——更何况刘霆的变性只是“对症下药”,无关道德判断。

以前常有人怀疑说教科书里的英雄、模范都是假的。其实,英雄未必是假的,倒是因为树立得太过“高大全”,反而显得不食人间烟火,看起来反倒不像是真的。

如今,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刘霆是一个更加有血有肉的人物,或许反而更接近一个真实的道德模仿。如果问笔者现在怎么看待刘霆,那只能说更加尊敬他(希望可以尽快改用“她”)——因为刘霆能一边对抗着自己的“易性病”,一边“背着母亲上大学”,实在显得比原先所宣传得更加了不起。


评论
热度(1)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