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啃老”的立法观念须反思

年轻人在家“啃老”的问题日渐凸显,但如何才能让“啃老族”彻底断奶?山东省即将大修《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拟通过立法保护老年人不被“啃老”。然而,这会是解决“啃老”问题的正解吗?
对于老年人保护的问题,说穿了其实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层面,一是家庭层面。不可否认,对家庭事务进行法律规范,确实是立法的难题。在这一点上,“禁止啃老”和“常回家看看”其实遇到的是相同的困境——法律是否外延到了道德层面?对于这样的条文,如何监督,如何执法?
但再将这两个议题对比一下,还是可以看到其中的不同——“常回家看看”至少还是对于一种敬老理念的倡导,而“禁止‘啃老’”则已经是针对一个具体问题而言了。
从公布的草案的条文来看,这样的尝试恐怕有些让人失望。《山东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草案的第十七条提出:“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成年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以无业或者其他理由索取老年人的财物。”
前一句中的“有权拒绝”本就是多此一举,若“无权拒绝”才是奇哉怪也。后一句说的“不得索取”也着实有些莫名——如果老爸养了两盆很漂亮的盆栽,儿子格外喜欢,想“讨”一盆回家,难道也“不得索取”吗?
我们知道,父母抚养未成年子女是其法定的义务,而当子女成年之后,他们给予子女的所有财物贴补都属于赠与行为。无论是否在被“啃”,至少他们是在行使自己的财产处分权,任何人无权侵犯。
所以,这样的立法尝试,初衷也许是想保障老年人的权益,可结果反而有可能是侵犯到了老年人自由处分其财产的权利。
当然,我们应该倡导年轻人自食其力,呼吁老年人拒绝“啃老”。可是,老年人对子女进行经济上支持的行为,难道都是“啃老”吗?
我们说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纵观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家庭这一基本结构从未被打破,除了血浓于水的亲情纽带之外,还在于其多方面的功能,比如在经济上,父母、子女甚至兄弟姐妹,当其中的一方遇到了经济上的困难,家庭天然具有经济上的互助功能,而且这样的互助从来就不是单向的。
更加重要的是,那些试图立法禁止“啃老”的人,是否想过——在“啃老”这一结果背后,究竟有多少形成的原因?不容否认,确实有一部分子女是因为好吃懒做不事生产而成为“啃老”族,但是情况绝非只此一种,有的是遭遇了天灾人祸,有的是身体上有疾病伤残,有的则是因为自己的工作技能已经在社会的变革中被淘汰,却又无法在短时间获取新的技能……
所以,要解决“啃老”问题,其实是一个综合性的系统工程,涉及职业技术教育,涉及社会保障体系等等。
而立法禁止“啃老”这一行为本身,也许就反映出,立法者已经将一切“啃老”的原因都归于子女主观上的懒惰——这是否也算是一种“懒政”的体现呢?



感谢您关注“差评论”。

本栏目由上海最专业的回忆录撰写服务者——丁凝工作室出品。

丁凝工作室为您留下对晚辈永久的叮咛。

详情可关注新浪微博“丁凝回忆录工作室”。

评论
热度(2)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