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交警被刑拘背后是网络行为立法缺失

网友发帖说了一句“兖州里交警真孬种”,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5日。14日晚“兖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经复查,认为对当事人行政拘留处罚不当,决定: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向当事人赔礼道歉,并对有关责任人进行问责。

无论谁骂别人“孬种”总是不好的,但如果一句并不算十分恶毒的话,需要付出被拘留五天的代价,就已经荒谬得有些可怕了。我们当然应该肯定当地警方及时的知错能改,但回顾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免还有许多疑惑。

一般来说,所谓“官博”都有自己发布消息的一套流程,何况还是作为执法者的公安部门。既然当初将网友骂一句“孬种”便被拘留5天作为“案件警示”来发布,说明一系列经办、知悉此事的执法者基本觉得处罚并无问题。既然如此,复查后得出的“处罚不当、撤销决定、赔礼道歉、再行问责”的说法,又是怎样产生的呢?我们是否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这条微博在网上引起了广泛的转载、关注,事情的结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正所谓“身怀利器,慎而重之”,作为执法部门,警方就是国家机器所身怀的“利器”。骂一句“孬种”差点被刑拘5天的事件,则让我们再次看到了“利器”身上的“戾气”。事实上,在一些讲究文明执法的地方,倒常听说警察觉得自己有时还挺“窝囊”——只希望发生兖州的这一场风波,真的能成为对各地、各部门执法者真正的“案件警示”。

但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更在于——除了执法者身上所存在的处理不当等个体现象,对于公民的互联网行为的立法缺失,或许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

2013年9月9日,“两高”发布司法解释,其规定包括:诽谤信息被转发500次或浏览5000次以上,可构成诽谤罪;在网上辱骂恐吓他人、起哄闹事的,可构成寻衅滋事罪等等。

这一“司法解释”出台之后,一直争议不断,由此更是产生了一些有争议的案件和处理结果。也许司法解释的本意在于规范互联网的行为,然而在实践操作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应该已经证明,试图用相对简单的司法解释来规范、管理公民的网络行为,恐怕很难奏效。

据相关资料显示,早在1997年德国政府就提出了《信息与通信服务法》,用来解决经由互联网传输的违法内容,包括猥亵、色情、恶意言论、谣言、反犹太人等宣扬种族主义的言论等。新加坡、韩国、法国等也都有相关立法,配合既有法律,规范互联网行为。

的确,网络世界日新月异,立法的进程也许很难跟上它的变换节奏,更遑论超前。但面对如此巨大的空白区域,用司法机构的司法解释权,一定不如以立法的形式来得更规范、细致,更能够充分吸收所有公民的意见,也更具有信服力和执行力。

 让公民知道在网络上何可何不可,让执法者知道权力的边界在哪里,让司法者知道官司怎么判。立法,善哉善哉。


附记


这篇评论是一个多星期前的,写得有些仓促,质量也不算高。加之是媒体上用的,内容还是有些言不由衷,也只能含糊其辞。尺度很小,我个人能做的也很少,但还是想以此表达对徐老师和二律师的关注和支持。

评论

© 差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